<del id="39fyxd"><em id="39fyxd"></em><q id="39fyxd"></q></del><small id="39fyxd"><button id="39fyxd"></button><ins id="39fyxd"></ins><kbd id="39fyxd"></kbd></small><li id="39fyxd"><noframes id="39fyxd">
<form id="39fyxd"></form><kbd id="39fyxd"></kbd>
    1. <span id="39fyxd"></span><tfoot id="39fyxd"></tfoot><tbody id="39fyxd"></tbody>
          導航菜單

          快樂吧,見下一場遇見

          一曲蒼白的挽歌,比不上彌漫世界的雪花盛開,卻只能作爲我,一個愧怍者,對于盛開的春天的祭奠

            最近看了加西亞.馬爾克斯的《百年孤獨》,所以有寫文章的沖動,于是快樂吧寫下了它。
          我在看那本書時:嘴裏常常挂著,百年孤獨,一場夢。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常常說這句話,總是不由自主地說出口。
          一場無盡的孤獨,在書中重複,也許重複的並不是孤獨,而是命運的印刻。
          在書中一個家族的命運,打上注定孤獨的烙印。
          每一個人都是孤獨的。孤獨的來孤獨的去,只是在孤獨的來去之間會有一點不孤獨的生活。正是這點不孤獨的生活,成就了每個人的不同。
          當一切都披上平淡,平淡的生活在時間齒輪咬合的旋轉下,開始奔向那個固有的終點。對一切都沒有多看一眼,就這樣轉瞬即逝般的掠過,就這樣慢動作回複般的走過。其實不管如何,我們對世間終究有點冷漠,我們用學習的生活,孤獨和禁锢了自己的天地。本來可以無邊浩瀚天地,我們是可以自由的飛翔的,可是到最後卻變成了方寸間的距離,只能無奈的遊弋。
          獨面人生的韶華,發現青春曾經同路的人都已漸漸遠走,當年的小夥伴都披上了不同的身份,在外拼搏。流下了多少汗也無法回頭,流下了多少淚也無法放棄,因爲這就是人生,這就是生活。在許多人的世界,一個人走。漫步青春的我們,與朋友一起相伴走過,卻在來不及說再見的時光中被悄然遣散,于是就這樣,曾經的集體,化爲無數飄零的個體,每一個人都在自己方寸間的天地遊弋。相見已是很難,相聚只是沒有時間。大概就是這樣,曾經濃烈的感情在時光流水的稀釋下漸漸變淡。
          歲月無盡變遷,早已過了滄海桑田,才發現時間、世界並沒有改變,還都是原來的。只是有個詞叫“物是人非”,它戳中了內心最敏感的傷痛。回頭去看曾經的日子時,滿心的淚水無處可流,不知道爲什麽而流。
          當一座座房屋大改,環境已變得讓自己陌生,當曾經玩笑的場所,只剩下秋風吹著飄落的黃葉,發現自己最年少時的純真沒了,飛去了一個不知道的地方。
          我們只不過是偌大孤獨人群中的一批,前面有孤獨的前輩,後面有孤獨的來者,我們的孤獨是似乎又有些不孤獨,但最終還是孤獨。
          寂夜深處,多少心靈孤獨。
          無邊無際的黑浪在洶湧的翻滾,將白天所有的繁華全都掩蓋。
          世界已經孤獨,而人生本身就是孤獨的旅行,期限是100年。
          百年孤獨人生,一場夢。
          就像書中的最後一句話:“遭受百年孤獨的家族往定不會在大地上,第二次出現。”同樣遭受孤獨的人們也不會第二次出現。

            “砰砰砰”,聽到三下敲門聲,我知道許慎又給我送飯來了,他是校醫許醫生的兒子。因爲得了紅眼病,剛升入高中,我就被隔離在校醫院裏。我就這樣認識了許慎,他比我高一年級。

          高一第一學期,我的成績差得一塌糊塗,而我的身體也像成績一樣糟糕。這是我遠離家鄉赴城裏讀重點高中的第一個冬天,我把厚衣服往身上裹了又裹,卻還是感冒了。硬撐了幾天後,我被室友和班主任強行拖進了校醫院輸液。

          護士沒時間時刻照料我。我看著右手臂上的針眼,眼淚、鼻涕終于一起決堤般地流了出來。由于穿得太厚,我的左手沒法從口袋裏掏出紙巾,只好在臉上亂抹。眼前出現了一張特寫的臉——是許慎。“跟個花貓一樣!”許慎從兜裏掏出紙巾,又把手向我伸過來。我不由自主地往後躲了一下,許慎把紙巾塞在我的左手裏,讓我自己擦。許慎針對我的病說了一堆注意事項,然後走了。我把頭埋在臂彎裏,爲什麽你總是在我最狼狽的時候出現。

          從小體弱多病的我一直以來都想學醫。可數理化對我來講,始終好像天書一樣。在撕碎了所有理、化、生的試卷後,高二,我終于鼓起勇氣選了文科班。我後來才知道許慎也想學醫,目標是考上北京大學醫學部。進了文科班後,我的考試成績再也沒有掉出過前十。我身體的免疫力竟提高些了,去校醫院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。

          轉眼到了高三,學校把剛考上大學的師哥師姐請到學校做“經驗分享會”。讓我失望的是,我沒看到許慎。

          生活繼續,我拼命地做題。記得以前許慎說過,如果我能堅持每天跑步,就不會像病恹恹的茄子一樣弱了。我開始每天在下了晚自習後去操場跑步。空空蕩蕩的操場上我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。我這麽努力地讓自己好起來,可是,你還能看見嗎?

          一年以後的“高考經驗分享會”上,當坐在台上的我被學弟、學妹問起:徐翩翩學姐,你說你高一時的成績一塌糊塗,那是什麽支撐著你,讓你越來越好的呢?怎麽回答呢?我不能說是因爲許慎;我只能說,靠著自己的信念……

          從大禮堂出來,考上清華大學的同學顧航突然拽著我問:“高一時你是不是真的經常生病啊?我們都以爲你是爲了見許慎才故意把自己搞生病的呢!”

          我搖搖頭,然後說:“你知道他最後去哪兒了?”“北京大學醫學部呀!”顧航一臉驚訝,“你不知道?”我確實是不知道。我不知道他去年只是因爲打籃球時摔了膝蓋,在醫院躺著,才沒去經驗分享會;我不知道許慎大一的寒暑假一回來就呆在校醫院……

          “許慎就在校醫院裏!”顧航說。我匆匆跑去校醫院,我要去找許慎。快樂吧要跟他說,謝謝他。 

          還有,那裏,粼粼波光已不再;那裏,長煙一空已不再

          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